周矩敏:人欲淡画亦静
2015-02-12 15:57:00

周矩敏

《不知何处吹芦管 惊起群鸟逐春风》 周矩敏 2013 中国画 136X68cm

  以“散淡人生”为主题的系列画创作,缘于台湾有关美术馆相邀,办主题性画展而作。尽管主题先行,但我觉得,设个规矩倒也无妨,免得漫游无际,无所适从。
  中国文人向来以“心淡”、“形散”为清高。这种“运筹于庙堂,散淡于江湖”的行性,多少反映出文人阶层心象与形态之间的矛盾。所谓“心性淡”,则“行性散”,大多是不能“达则治天下”而只能“退则善其身”的无奈之举。白屋书生与锦衣仕宦,科举场中一字之差,导致日后“百步之遥”的差距。因此,散、淡、孤、傲也就成了轻官重文,士贤们共同的品格追求和心性趋同。
  我作“散淡人生”的画,不是为高士名贤类、有典可查的文人作再传或新传。历史相载相传,有一个对号入座的既定模式。再作创造,惟恐有“东施效颦”式的欺世诳名之嫌。也不一定得到同行们的认同。自认为心气不高,底气不足,勉而为之,必定无为。
  撇开传统士贤们所强调:“人格文品为先”的文化境界与生命状态之说。入世释义,一般不见名传的布衣文人,在各自的生活状态中,也未必不在求自在的行为和松散的心境。这种对生活、处世淡出淡入的“散淡”与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以衣食丰足为满足后的“懒散”有本质上的区别。虽然从形态上看,都近乎原始态的懒散,但是劳作后的休息,纯粹是一种体能积累的调整。而文人所表现出的散淡,却是通过一种闲适、舒缓的生活节奏,来细嚼生活品质,省悟人生的文化之相。
  布衣文人,这种“散淡人生”的生命状态,具有更广泛的,知识平民式的生存典型性。这种看似“无为”而实质“有畏”的处世心态,在不自觉中形成了一种行性于“散”,而心性于“淡”的生存表象。
  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知识型百姓,作为入画对象,是在不自觉、不明缘何中形成的。最初受丰子恺《缘缘堂》插画影响;觉得画风淳朴、绝无脂粉俗相,实实在在,而倍加欢喜。因是插图、画意过于具体、琐碎。受文字内容所限,不能独立达意,而略欠酣畅。于是我作为遣兴、自娱,以独幅画形式试画了几张。示人;竟赢得不少赞许。许多见解,新鲜而中肯。受益匪浅,信心倍增,借东风又用功了一番。

来源:中国江苏网   作者:周矩敏  

热评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