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集中医学观察点 这里的故事超乎你想象
2020-02-12 13:15:00

   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去过、经过湖北等疫区的人,社区排查出来的疑似病例等…在集中医学观察点,被观察者的焦虑、不安恐惧甚至是拒绝……医护人员、社区工作者、安保人员每天都在忙碌着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呢?看苏州记者决定探访集中医学观察点。

  得知要去集中医学观察点采访,内心还真有一些纠结,疫情之下不担心是假的,不过,作为记者我更好奇他们是如何拼尽全力,与疫情抗争到底的。

  除了治病救人

  他们还是知心伙伴

  我去探访的集中医学观察点,是在工业园区的一家酒店。疫情发生后,这里安置了169名隔离观察人员,有的是与确诊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,有的是社区送来的疑似病例,如果满14天没有任何症状,这些人员便可以解除医学观察。

  在量好体温,穿过酒店内部一条条通道,乘坐员工专属电梯后,我来到在酒店三楼的临时办公区。疾防、街道社区、公安、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医护人员,被分成协调组、医护组和安保组,他们24小时驻点保证入住人员的生活需求和身体健康。

  在医生值班室的办公桌上,有两台座机不断响起。“你不用担心,一切都很好,你只管吃好睡好,马上就能出去了。”听到电话响起,娄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沈睿立马接起,电话那头是一位观察对象打来的,他着急的向医生询问自己的身体情况。

  “基本上每天都会接到两百多通电话,有的是担心自己的身体,有的是饿了想叫外卖,总之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。”沈睿告诉我,集中观察点实行全封闭管理。

  时间一长,大家难免会焦虑,甚至恐慌,所以除了观察、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,医生还需要充当知心伙伴,不断安抚他们的情绪。

  由于很多观察对象都是被临时送到观察点的,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都没来得及收拾。所以在这间不大的临时办公室,除了摆满药品外,还有不少生活用品,甚至是女性的卫生用品。

  “只要他们提出了要求,我们都尽量满足,尽力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。”值班的另一名医生臧灿栋告诉我,“一位女性观察对象,听说双黄连可以可以治疗新冠肺炎,吵着要求服用,后来为了安抚她,我们跑了好几个药房买到了这种药。”

  24小时在岗在线

  他们与观察人员“同吃同住”

  从初五上岗,到今天,园区疾防观察点小队的两名“90后”队员沈超和项文轩,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几天。

  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处理紧急情况,他们每天就住在观察点,24小时在岗。“好几天都没洗澡了,每天累得倒床就睡。”面对我们的镜头,沈超有些害羞。

  沈超是园区疾防中心的一名员工,今年1月,他刚刚从支援了一年的铜仁回到苏州。原本,他可以利用这次的春节假期,休息一个月的时间。但疫情来得突然,他只在安徽老家待了不到一周,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

  在沈超的办公桌上,有一台血压仪。一旁的队员周慧告诉我,别看沈超是个“90后”,已经高血压了。

  原来,在贵州支援的一年里,沈超不适应当地的高海拔和油腻饮食,回到苏州后便一直血压高。在集中医学观察点的十几天里,沈超每天都要服用降血压的药物和测量血压。

  协调组除了两位年轻的小伙子,还有一位“大姐姐”,就是周慧。与此同时,她还是两名孩子的母亲,每天的早出晚归,让她的两个孩子很是担忧。提起这些,周慧红了眼眶。

  连日的疫情报道,每当提到孩子,这些在一线的“战士”总会哽咽。他们除了是医生、护士、警察、社工……也是父亲、母亲、儿子和女儿。

  除了这些医务工作者,在这个观察点,还有很多人在坚守。东沙湖派出所民警金晓荣,一直在这里坚守岗位。

  “送餐小哥”牛帆,瞒着父母,每天穿着防护服,近距离为观察对象送餐。

  负责消杀工作的这位大哥,每天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的为观察点做着消杀……

  因为戴着口罩的缘故,疫情期间所有的采访,我都没能够看清他们的面孔。等到疫情过去,我想认真地看看大家的真实面貌。

  你们是这个时代的英雄,在最团聚的时刻,你们勇敢的冲在了前线!

  因为有你们,我们才坚信再可怕的疫情终究会被战胜。这段时间,你们辛苦了!

  等到疫情散去,我们一起去看春暖花开的苏州!

来源:看苏州  

相关新闻